> 真恐怖首页 > 鬼故事 > 人吃人吃人

人吃人吃人

浏览人气:  发布时间:2016-11-03 22:00:02

噩梦源自于一个吻。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正在上一节普通的体育课,体育老师是个精壮的中年人。我和我的同学们环抱着双腿坐在草地上,老师正在向我们传授如何能够在运动中保护自己的身体不受伤害。

正当我们聚精会神地听他在如何如何的时候,体育老师突然停下了走来走去的双腿。

“你们两个,上课在干什么!”

众人回头,两个男生在接吻,确切地来说是一个在强吻另一个。被强吻的男生挣扎了半天,另一个却没有反应,看他们滑稽的样子,我有些想笑,可是下一秒,男生松开手,满嘴是血的咆哮。

“我糙,”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所有人都惊恐的退后,体育老师也感到奇怪,可秉持着教师的职责,他小心翼翼地上前。

“同学,你没事吧?”那名男同学看了眼地上被他咬伤一动不动的人一眼,又抬起头盯着体育老师。

突然,他跳了起来扑向了体育老师,体育老师毕竟是练过的,他抬腿就是一脚,给他踹开了。

体育老师回头对我们说,“赶紧叫救护车!”

我松了口气,掏出手机,可是我错了,被那名男生咬伤的同学也从地上弹了起来,一口咬住了体育老师的脖子。

体育老师抽搐了几下,便也倒下了。

那个被体育老师踹飞的男同学也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步步朝我们走来,速度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朝着我们跑过来。

而我们也已经在不遗余力地逃命了。

“我糙,”我还没反应过来。

我们一票人准备去学校的治安室求救,等我们赶到的时候,一名同学上去敲门,被迎面扑上来身着制服的男人咬死了。

“我糙。”我得承认在这不长不短的时间里,我只能想到这一句话。

“快跑啊,晓,你还在发什么呆啊!”

听见文成的声音,我才催动双腿。

我叫晓,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噩梦因为体育课上的一个吻开始了。

我跟另外的五个男生还有两个女生一起逃离了学校,街道上面已经混乱不堪了,到处都是碎玻璃,还有残肢,还有——那些怪物。

“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李然骂道,一脸的凶神恶煞,李然臭名昭著,他可是我们学校的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坏蛋,打架,迷奸女同学,放高利贷什么的等等一系列。

“快点,这有辆车,”文成又在向我招手。

“快点,快点,我们走,”我跟身后的几个人说。

“文成,你会开车吧?”我问,我记得最近的一段时间,他都在早出晚归的往返于驾校。

“拜托,我才刚刚拿到驾照,”文成打着火又说,“不过我想现在驾照也没什么用了。”

“女生坐前排,快!”李三光对着两个女生指了指前面地座位。

“喔喔喔,哥们儿快关门,”小瓦看了眼远方朝着我们奔来的体育老师,“老师来抓翘课的坏学生了!”

我是最后一个,跳进了后排的座位,关上门,体育老师的脑袋便在我面前爆开了花,当然,是隔着玻璃的,车门被他撞了一个窝。

我摇摇头,“我想这就是我翘课的原因。”

“文成,快开车!”严就吼道。

“我在开,我在开,”文成也十分着急,嘴里还在小声嘀咕着,“松手刹,起步档,松离合,给油,加速,换档!”

车子终于启动了,只是路面上有很多障碍物,车速提不起来。

“世界末日,一定是世界末日,”张婉瑟瑟发抖道。

温露抱紧了她。

“文成,你他妈的快点啊,我奶奶都比你开的快!”我催促道。

眼看着后面的怪物丧尸就要追上来了。

“我糙,你说的好听,你他妈的来开啊!”

路上有许多逃命的人群,在车与车之间穿行,现在这种情况汽车反而是累赘,我们头顶上面是一个高架桥,时不时就会有被丧尸咬着的男人或是女人落下来。

那些衣着光鲜的女白领,穿着丝袜短裙,被几只丧尸撕成碎片。

“文成,别往前了,往后面开,”温露坐在一边的副驾上提醒他。

“什么,你疯了啊!”李然难以置信道,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些怪物简直就是成堆成堆的。

“我知道了,”后面是个十字路口,我们继续往前一定逃不掉,还不如倒车出去搏一搏,“快点,文成,掉头。”

“什么,你也疯了!”李然推了我一把。

我戏谑地笑了,“这事你可做不了主!”

“好,你们坐稳了!”文成换了倒档,猛踩了一脚油门,车子飞速后退。

我攀在座椅上朝后看,刚才还追在我们车屁股后面的丧尸都撞在挡风玻璃上。一摊一摊的汁液扑满了挡风玻璃。

“我只在游戏里这么干过,”小瓦笑着摇摇头。也亏得了他现在还记得游戏,还能笑得出来。

车子冲到了十字路口。

“走哪条路?”文成吼道。

“左边,过了桥,就到临城了!”

文成赶紧转了个弯,我甚至都能听到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当车身摆正,又出现了一堆丧尸立在了面前,比刚才更多。

“糟糕!”文臣双手紧紧握着方向盘呆住了。

“撞过去,快!”小瓦拍了拍文成的座椅,情绪激动。

“好,你们抓紧,”文成赶紧松离合,给油,掰了掰变速杆,油门一脚踩到了底。

对面的丧尸也朝着我们冲了过来。

“砰砰砰,”我闭上了双眼只听到了几声闷响。仿佛时间定格了,丧尸群被撞飞在了空中,等我们的车冲了过去的时候,才四散地落在了地上。

前方没有了障碍物,车子一路畅通无阻,当然,沿途被撞飞的丧尸不计其数。

终于可以喘口气了,我放松地靠在了椅背上。

至此,我也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这场灾难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爆发了,通讯已经被阻断了,也不知道在外地打拼的父母现在情况怎么样,也不知道在老家耕种的爷爷奶奶是死是活。

我望着窗外的商铺,下一站临城,又会有什么等着我们。

临城没有陷落,只不过设了关卡,车子行驶了四个小时,我们才到临城市边境,当我们见到了持枪的解放军,全都松了口气。

一名全副武装的士兵立在了我们的车前面,他伸出手,示意我们停下。文成减速,停了下来。

“下车,”兵哥用枪管敲了敲车门。

我们几个有些疲惫,动作有些慢,兵哥催促了我们几句。等我们都站好后,兵哥又招呼人过来在我们的身上检查了一翻。

“怎么样?”

“报告,正常!”

“好了,你们进去吧,”兵哥摇了摇手里的枪。

我们几个人刚想上车,却被他给阻止了。

“车不能用了,得销毁!”

就这样,我们一群人步行了一段,找到了一个宾馆。我进去的时候还拿出了身份证,谁知道根本就没有人接待,看样子老板已经跑了,也好,省得花冤枉钱。

我们上到二楼,找了一个空房间,人有点多,可挤在一起毕竟安全些。

累了半天,眼看着天色就要暗下来了,我们几个男生准备下楼去找点吃的。宾馆里面有个小超市,我们进去的时候,货架上面的食品早就已经被洗劫一空了,但是地上还有不少散落的泡面。我们也不客气,能吃的能喝的全捡了回去。

做完一切,我们几个人开始冷静下来,一群人围着一张小桌,桌子上堆放着泡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说话。

“现在怎么办?”文成第一个开口了,我也猜到了,第一个说话的一定是他,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熟悉他的尿

我摇摇头,望了一眼窗外的夜色,“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李然敲了敲桌子,“丧尸危机嘛,电影都拍烂了。”

张婉一听又有些害怕了,她从刚才到现在一直是抱着温露没撒手。

“我们得想想办法,我觉得这里也并不安全,”李三光神情凝重。

“这还用你说,”小瓦往椅背上靠了靠,“傻子也知道。”

我盯着桌上的资源,“食物和水可能不够我们用的,坐以待毙地话,最后也一定会饿死。”所有人面面相觑,若有所思。

温露安抚一下张婉,上前检查了一下桌上的食物还有水,“这最多只够六个人用两天。”

六个人,我数了数,五男两女,我们有七个人,也就是说,有一个人会被最先饿死。

我不敢在接着往下想,“我们睡吧,养精蓄锐!”

大家都没有意见,便各自找了个角落,床自然是留给了两个女孩子。我睡得很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种环境下,我还能睡得那么死,以至于什么动静都没有听见。

第二天当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空无一人。我顿时明白了,是我被丢下了。

突然,门外有动静,我将门开了一个小口,我探头出去,发现昨天的兵哥,兵哥也看到了我,他突然冲了过来,我赶紧关上门,看样子,临城也沦陷了,我心灰意冷,文成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还好,我们只是在二楼,我从窗子边的管道滑了下来,我开始拼了命地往前跑,沿着河流,逃往郊区,至少这样可以保证水源。

我跑了整整一天,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但我知道我离市区越来越远了,终于筋疲力尽了,我停下来休息,眼看着天又要黑了,我躲进了一个小山包的山洞。

网友评论列表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