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恐怖首页 > 鬼故事 > 怨清

怨清

浏览人气:  发布时间:2017-10-12 22:00:03

江阴八十一日与满江红

夜冷冷,无声。几个清兵行走在暗夜的江阴市内,这里已经看不到人了,大多数的人都在屠杀中被屠戮殆尽,剩下的几个都躲在寺瑟瑟发抖。

将军下令,那些人都是臣服的顺民,不用杀。

整个江阴连一只狗的踪影都看不到,因为早就被清兵杀光,进城之前上面就已经下令,鸡犬不留。愚忠的人愚昧地执行上面的命令。

因为很晚,所以很冷,巡逻的清兵有些无精打采。其中一个对另外一个说道:“稍微巡视一群就算了,等会我们看看哪里还有姑娘,找个我们兄弟几人乐呵乐呵。”

那人伸了伸懒腰:“算了吧,整个江阴差不多都死绝了,哪里来的姑娘?”后,他眼珠子呲溜一转:“不过听上面下令,明日攻打金陵,那里面应该有不少姑娘。”

“和江阴一样?”之前未曾开口的一名士兵问道。

“大抵是吧,”之前说话的那个眺望周遭后说道:“听闻金陵抵抗的也很厉害,上面不是说了吗,反抗我们的,一个不留。”

夜幕下的江阴,甚至恐怖,因了有些尸体还来不及处理,所以直接堆在湖中,湖水阴冷,散发着一股子恶臭。

“说真的,我们兄弟几个在这个鬼地方巡视,真是倒他娘的霉。”最先开口的那名清兵把武器搁置在地上,对着两名同伴说道:“老子先去撒泡尿。”

“小心有鬼啊。”其中一名调笑道。

“敢来,”他说:“男鬼让他连鬼都做不成,女鬼让他陪咱们几个乐呵乐呵。”

一阵笑声划破黑暗。

那名清兵尿完,抖了抖身子,穿好裤子时顺道打了个哈欠。此时已经起风,枯草被吹动,吹出一片淅索声。

忽而,四周响彻起一阵哀怨的歌声,如地府传来,空灵中满是杀气。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听不清是哭是笑。

“谁?”尿完的清兵退到自己伙伴身旁,三人围成一个圈。

声音还在继续,更加哀怨:“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其中一名清兵,牙齿不住打颤,声音不稳地说道:“是满江红,岳飞的诗!”

惊诧中,三人看见地面上有一个人影在爬动,因了四周漆黑,看不见到底是男是女,只看见那人贴在地面上,像是一条蛇一般。

“呜呜……”四周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声,后,又传来一女子的哭声:“我的儿啊,我的儿啊……”

三名清兵全身汗毛直立,无不发抖。后,四周又响起各种哭嚎,有老人,有小孩。哭嚎有求饶,也有怒骂。

“啊……”三名士兵丢下武器和军旗,向着远处逃窜。

他们想起了白日的一幕——白日屠城,杀人如同游戏一般有趣。强奸女人时的快乐,砍杀老人时的快感,溺毙儿童时的快感……都汇聚成了最原始的恐怖

“你们等等我啊……”打仗的时候同生共死,可逃命的时候谁又顾得上谁?有一名清兵被甩在自己同伴之后……

忽而,他摔了一跤,是被人扯住了后腿。摔在地上时,刚好磕在一块石头上,嘴角淌出了血。

回头看,是一个哀怨的女人,那女人还抱着一个婴儿,死胎。她的腹部,殷红非凡。

“这个孩子……”她的声音像是地狱的梵唱,诡异,哀怨,憎恨:“还不足八月,是你们从我腹中剖出来的……”

“啊……”那名清兵视线最后的定格,是一双伸来的鬼手。惨白的,带着几分血腥气,指甲很长……

第二章 南京之屠,六十万人命!

两名士兵跌跌撞撞地闯入将军的营帐,将军此时在听琵琶曲,见士兵闯进来,他震怒:“你们两个狗东西,进来干嘛?”

“有……有鬼……”他们哆嗦着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将军,将军冷着面听完。弹奏琵琶的女子面有惊骇,一根弦,断开。

“胡说……带本将军过去。”走时,他看向身边的女子:“不用怕,我很快回来。”

两名士兵哆嗦着,领着将军走出营帐。四周空荡荡,静悄悄,只有萤火虫和星子在漆黑天地间闪烁。

“你们说的那个鬼在哪里?”将军略微有些不快,语气低沉,带着怒气。

“不……不知道……”一个士兵,踉跄着差点跌在地上。后三人又把江阴巡视了一周,都没有见到异样,也没有见到来人。

回去时,将军还不忘问及第三人的下落,只是两人无一人可以作答。

疑惑间,其中一名士兵不知踩到什么东西,竟然被绊得跌倒。爬起来仔细一看,他踩到的竟然是一只人手。

“该死的汉人,死了都不安分。”他朝着尸体踢了一脚,然而却发现那并不是汉人,而是一名清兵——他穿着清兵的衣服躺在地上,只是头颅已经被割去。

应当是之前那名士兵。

踩到士兵的那人,跌撞踉跄着跑到将军面前,把自己刚才看到的告诉了将军。将军依然冷着脸,听完后冷哼一句:“带我过去……”

走到尸体前,那两个清兵无一人敢靠近,倒是将军蹲在地上仔细检查起伤口来。伤口整齐,是刀割。

站起来后,将军对着空荡荡的四周冷声低吼:“我不知你是人是鬼,但是我告诉你,无论你是人是鬼,明天到金陵,我都会把整个金陵屠戮殆尽,一根草都不会留下。记住,那六十万人命,是你害的!”

说完,他快步回到营帐。而那两名士兵,也都急匆匆地跟着他的步伐,一刻都不敢久留。

第二天,清军攻破金陵,将军也遵守了他的约定,整个金陵成为人间地狱。老人要杀,孩子要杀,女人先强奸,后杀。

哭嚎声响彻了整个金陵,屠杀维持了七天七夜,金陵成了一座死城。

将军为了表现自己的英勇,竟然在死人堆里大宴三军,甚至用死尸来充当烧火的木炭。一时间,青烟缭缭,臭味充斥满整个金陵。

宴会一直到晨晓时分才结束,因了七天七夜的屠杀,士兵们都很劳累。宴会一结束,他们便三三两两地回到自己的营帐之中。

尤其是副将,此次屠杀他杀人最多,也最辛劳。回到营帐的一颗,他掀开被子欲睡。然而人一趟进去,就感觉自己似乎触摸到了一个什么东西。

那东西圆滚滚的,上面还有水。拿出来一看,竟然是一颗人头!上面还贴了一张纸:满江红,杀光满洲狗!

那是之前死在江阴的士兵的人头。

“啊……”副将丢掉人头,急忙冲出营帐,他对着空荡荡的金陵大喊:“是谁?他娘的给老子出来。”

所有的士兵都被惊扰,就连将军也带着自己的宠姬出来。他看着副将说道:“你鬼嚎什么……”

“有人把一颗人头放在了我房内!”他把事情告诉了将军,将军冷着脸走到他的营帐,那颗人头此刻还安稳地躺在地上。

“他娘的,”将军吐了一句脏话:“那人竟然跟到了金陵。传令下去,谁活捉此人,谁官升三级。捉到了,剥皮处死!”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虽很想升职,但恐惧更多——他们都不相信那是活人干的,一定是江阴的冤魂来索命了。


第三章副将的人头

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虽所有人都觉得惊恐,然而副将更甚。因了那颗人头是在他营帐中被发现的,所以他怀疑凶徒的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

他杀了太多人,所以格外心虚。

次日夜晚,他带领几队兵巡视着空荡荡的金陵城。将军是个自傲的人,他绝对不允许有人挑战自己的权威。

巡视到一半,副将觉得有几分疲累,于是命令兵士们暂时都停下来,先坐在地上休憩一会。

四周的尸体已经被处理干净了,大部分都是被焚烧的,还有一部分有幸被掩埋。饶是如此,金陵城还是让人觉得鬼气森森。

几人休憩间,四周忽的刮起一阵风,风吹过,遍地荒草舞动,像是女人的头发。

忽而,之前那诡异的歌声再次响起:“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这次的声音比之前更加哀怨,让每个清兵都觉得毛骨悚然,一个个张望四周,可是却没有看到一个人。

“哪里来的歌声?”副将站起,眺望四周,欲要抓住那个凶徒。

然而,四周没有一个人。

正在他们恐惧之间,一名清兵忽而哇的一声大叫,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远处的地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爬动。

不大,步伐也很缓慢。近了,那些东西近了,他们看清楚了,是一个个胎儿。有的身子发白,有的浑身血淋淋,更可怖的,是几个身上还连着脐带。

“哇……”清兵一哄而散。那名副将也跟着逃窜。为了彰显自己的威风,他一面跑一面在嘴里叫骂:“有本事给老子出来,莫要装神弄鬼。”

一个趔趄,他跌倒在地。一看,绊倒他的,竟然是一截大腿。大腿血淋淋的,像是被人生生砍下。

远处,一个诡异的影子渐渐漂浮而来。副将惊诧:“你……你是什么人?”他想摸身边的佩剑,可还来不及,那人的手就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脖子。

是一张阴冷的脸,充满怨气。

“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

“不杀你……对不起江阴和金陵的百姓。”那人手里极大,只一下,副将的脖子就被扭断。后,他借着阴冷的月光,砍下了副将的头颅……

逃窜的兵士把之前种种告知了将军,将军大怒,领着人出了营帐去找寻副将。然而,副将的尸身却未能找到。

寻觅间,一个兵士慌慌张张地跑到将军面前:“不……不好了,将军……芸香姑娘她……”

“芸香怎么了……”

那兵士费了好大功夫才把事情说清,原来她在驻守营帐时,忽而听见芸香所在的营帐发出一声惨嚎,后冲进去,他只看见芸香胸口一片血迹地倒在地上。而在她头上,还贴了一张标签:“狗汉奸,杀!”

除此之外,他还看见了一具尸骸,无头的,看穿着,像是副将。

“芸香怎么了?”将军焦急问道。芸像是他在攻城时抢来的一女子,温柔顺从,深得他的喜爱。

“芸香姑娘只是失血过多,没有什么事情……”那兵士汇报完,将军才略微有点放心。

后一晚上,他都待在营帐中照顾芸香。

第二日,一名厨子端来一碗肉汤,是将军的吩咐,因芸香受伤,所以需要大补。此时的芸香,正无力地躺在床铺上,因失血过多,所以脸色愈发惨白。

装汤的碗,格外的大,几乎可以放下一颗人头。然而事实是,那碗里面的确有一颗人头——副将的人头。

打开碗盖时,将军的脸色都变了,而芸香也顾不得身上的伤口直接俯着身子呕吐——副将的脑袋已经被煮成白色,脸上的肉一点点地往下掉,眼珠子也掉了一个,还浮在汤中。恶心且诡异

那厨子一脸惊慌地跪在地上:“将军……将军不是奴才啊,奴才没有啊……”

将军不等他解释,抄起手中的剑就砍下他的脑袋。因了他是汉人,所以无需审问,直接杀之!

许是受了人头的惊吓,芸香一下午都陷入低烧状态,将军亲自照顾,更命令信得过的厨子做来新的吃食。

只是芸香根本吃不下,刚刚入嘴,便会呕吐而出。

对此,将军更是愤怒,他下令一定要逮捕那名凶犯,五马分尸!

第四章精忠报国

夜晚,将军亲自带领士兵巡视金陵城,誓要抓获那名凶徒。

然而,巡视了一圈之后,却没有任何发现。但是将军还没有返回的打算,无奈,那些兵士只能跟着将军继续巡逻。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所有的兵士都显示出了疲惫。将军似乎也累了,他下令让那些兵士坐下休息。

然而,他们刚一坐下,四周就传来一阵阵地哀嚎。每一个士兵,都显露出了惊恐。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还是之前的那个声音,哀怨的,诡异的,男女不分的。

“啊……”因了之前的事情,歌声一起,那些兵士就落荒而逃,全然不顾将军还在。

“站住,谁敢走,本将军就杀谁。”只可惜,他的话已经失去了作用,那些兵士只顾逃命,哪里会理睬?

无奈,见兵士几乎跑光,将军也只能跟着逃窜。逃窜间,一阵阵诡笑传入他耳中,男女女女,老老少少。

“冤啊……怨啊……”声音像是一根根锋利的针,直刺入将军的耳中。他对着四周大喊:“什么人,是好汉的,都给老子出来。”

话毕,一个诡异的声音从他眼前飘过,然而只是一瞬。

他抽出剑,向着四周乱舞,却不见来人。“谁?在哪里?”将军回身,却只见身后站了一个人,穿着白衣,如披麻戴孝。

还来不及反应,那人的手就掐上了将军的脖子。死死地,无比用力:“满洲狗,给我们全家偿命……”

但是将军的表情却看不出惊恐,甚至有几分窃喜。看着将军的脸,那人仿佛意识到了什么。他松开手,急欲想逃。

然而,此时四周都已经围满了清军。是陷阱,将军料到他会刺杀自己,所以用自己做饵,他着了道。

眼看着周遭全是清兵,他已然放弃了要逃离的打算。

将军冷冷地打量着来人:“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行刺我们?”

“汉人!”他是男人,语气阴狠怨怼。

他告诉将军,自己全家都是被满人所杀,他要为自己,为自己的同胞复仇。一切都是他做出来的,他会口技和皮影——他用口技唱哀歌,用皮影操纵自己偷来的孩尸。

“你们这些满洲狗,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他咒骂一番后,掏出一把小刀,刺入了自己的胸口。

临死时,他还在念那首满江红……


第五章 国破家亡,唯有一死,谢主隆恩。

那人的尸体被赤裸悬挂在金陵城门之上,为了泄愤,将军还砍了他好几刀。

一切作罢,将军只等芸香痊愈便准备继续攻城。好在那人上次刺偏,芸香伤势不重,所以将养了几日便痊愈大半。

临攻另一城之前的一晚,芸香伺候将军,为他弹奏他最爱听的琵琶曲。此时,整个营帐静悄悄地,或许是兵士太过于劳累,所以都睡了。

一曲作罢,将军也打算睡去,然而芸香却说:“将军,不如再让芸香弹奏一曲?”

芸香技好,将军爱听,他同意。

但是听着听着,将军就感到不对劲——芸香演奏的,竟然是满江红!

“怒发冲冠,凭阑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灭。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将军欲要站起,却发现浑身无力。

“怎么……怎么回事……”他撑着身子说道。

芸香冷笑一声,从琵琶下抽出一把刀来:“满洲狗,你没想到吧,我竟然会是你们营帐的第二名刺客!”

此时,将军才注意到,营帐中点的熏香,被人下了迷药。他想喊,却没有多少力气了。

看着他,芸香冷冷地说起了自己的故事。

她的生父,是一名驻守边关的将士,然而却不幸战死沙场。边关失守,她与自己的哥哥逃亡他地。

一路上,他们目睹了清军太多的暴行。面对国破家亡,仇恨的业火在他们心头燃烧。

在那些清兵将领中,将军杀人最多。她和自己哥哥便想要刺杀将军——她容色颠国,且早闻将军好色。

于是乎,她便制定了周密的计划,果然,那一次不经意地遇见,将军的心便系在了她的身上。

她光明正大的进入营帐,而她哥哥,则利用自己的好身手潜伏在营帐中,伺机杀死将军。

而之前的两名死者,一是罪有应得,二也是为了怔住将军。

芸香看着倒地不起的将军说道:“你们这些满洲狗,杀了我们那么多汉人,我们的同胞们,正在下面等着向你们索命呢!”

上次被刺,是她自己为之,因了她知道那一刀不会致命,所以才如此。其目的就是为了彻底不让将军怀疑自己——他们兄妹早就说好了,若其中一人失手,则有另一人补刀。

至于副将的身子,也是早趁着众人不备,偷偷被芸香藏匿起来,后移入营帐中的。甚至汤里的人头,也是芸香指使自己哥哥放在里面的。

她要借将军的手,杀死那个厨子,因为他是汉奸!

“满洲狗,去死吧!”芸香说完,便手起刀落割下了将军的脑袋……

第二天,众兵士醒来,叫唤了几声将军的名字都不见答应,后进入营帐,只看见一句赤裸的,没有人头的尸体

而芸香,却也不见。

后,兵士们发现悬挂在金陵城门口的将军头颅,头颅上还贴着那首满江红。而本应该挂在上面的刺客尸体,却不知所踪……

补记:

清初屠城事件,又称为清军入关屠城[1-2] 、清朝入关暴政[3] 。是指明朝灭亡时,清军在侵吞中国的过程中采取民族压迫政策,强迫广大的汉人以及一些其他民族剃发易服。遭到了强烈的抵抗,原来归顺的地区也纷纷抵抗,然后清政权采取屠城政策来强行推行“剃发易服”政策,以致发生过多次屠杀抗清军民事件。[4]

清政府也多次发布“屠城令”,并带领大军参与血洗江南、岭南等地区,甚至勾结荷兰殖民者,攻屠思明州(厦门)。[5] 当时清军几乎将四川人杀绝,后来不得不“湖广填四川”来进行大移民。[6-7] 不光杀汉人,对其他民族也实施大屠杀,西北的回族和西南的苗族也被清军屠杀过。[8]

清初的大屠杀政策使中国人口由明光宗泰昌元年的五千一百多万下降到一千多万。[6] [10-12] 这近三分之二人口的灭绝,虽然还有其它天灾人祸,但满清是最大的凶手。在清统治200余年间,臼看永疵挥型V构品宄恼蕉贰12]

此次屠杀,蔓延了大半个中国,江阴、南京、大同、宝庆等皆在其中……死亡人数,搭5000万至7000万之多!

本故事独家授权【真恐怖】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真恐怖

【乡村】堂哥结婚当晚,我们把城里来的伴娘给……

【喜丧】农村结婚,媳妇儿他妈要三十万彩礼,我爸一气之下杀了她!


网友评论列表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