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恐怖首页 > 鬼故事 > 黄鼬祸

黄鼬祸

浏览人气:  发布时间:2017-10-12 22:00:03

老闫,60来岁。村里熟人都称他“闫老八”。

老八不是排行,脸上有一道伤疤,取“疤”字的谐音。言谈举止像个孩子,没个正型(东北方言也就是年龄和举止不相符,不着边际),大家又称他“老鬼”。

如果认为他老顽童所以这么叫老鬼就错了,而是因为他经历过许多奇奇怪怪的事儿,真与假不提,脸上的伤疤确是真的。

这天,村里的孩子围住了他,嚷着叫他讲故事。他嘿嘿笑了笑,点燃一支旱烟,吐出的烟圈弥漫开,孩子们也聚拢过来钻进了烟雾里,认真的听起来......

老鬼提起了四大仙儿,有黄皮子(黄鼠狼)、长虫(蛇)、狐狸、刺猬,这些动物活的时间久了,到了一定的年限便有了突变,甚至有了法力。

正如“老了变黄狸”道理有些相似。早期许多人家还对这些仙儿进行供奉,受了供奉的那些大仙儿,便尽力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儿来帮助供奉它们的人来作为回报,他们称“保家仙”。

但是话分两头说,有保就有害,如果做了伤害它们的事儿(又叫犯冲),那么也会遭到报复,哪怕是无心之举也不会放过。他今天所说的就是四仙儿之一的黄皮子。

老鬼小时候经常去舅舅家玩,村子傍山,比较荒。家里散养了许多鸡,可以吃鸡蛋,逢年过节还可以杀鸡再采一些蘑菇绝对是老鬼梦寐以求的佳肴。

然而不知从何时发现,舅舅家的鸡时不时的就少一只两只。

起初是散养的溜达鸡晚上回来的少,最后发展到家里的鸡总是死去。死去的鸡特征是尸体干瘪,脖子上有两孔咬痕。

老鬼的舅舅说这是招了黄皮子了,只有黄皮子只喝血不吃肉。

那时候人家日子比较苦,死了许多鸡很心疼。恨的老鬼的舅舅牙根痒痒,起了杀心!

于是老鬼和舅舅带了狗在附近四处寻找踪迹。终于在后山的乱坟岗处找到了一个洞穴。

家里养的老狗不停的在洞口附近嗅个没完。最后冲着老鬼的舅舅不停的狂吠,一个劲儿的摇尾巴。

他的舅舅上去拽住那只狗,在洞穴的不远处又寻到了两处洞穴。狗的反应还是那么异常的兴奋。

舅舅咬着后槽牙说一定不会错了。气愤的起身,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在回来的路上老鬼问了舅舅才得知,狗受到黄皮子气味的刺激所以狂吠不止。说明洞内肯定有黄皮子。而黄皮子洞穴多为几处,为防止土方坍塌或者雨水灌入用来逃生。

到了家,舅舅拿着几捆干柴,一个粗布麻袋。扛着铁镐就奔着乱坟岗的方向气冲冲的去了......

到了那几处洞穴,把两处洞穴外堆放了干柴让老鬼点火,而后老鬼的舅舅跑到了剩下的一处洞穴把麻袋套了上去。

黑烟弥漫,伴随着干柴噼里啪啦的声音灰白色的浓烟冒了上来。呛得老鬼一个劲儿的咳。

最后老鬼用脖套儿(早期又叫套脖,为了防止天凉冻脖子,用线编织的)遮住了自己的口鼻。

烟越来越大,顺着洞穴就弥漫进去。

过了一会儿,突然听到洞穴内发出了吱吱呜呜的躁动声,声音越发的大,最后尖叫声就像拿刀子刮玻璃般,刺的老鬼耳膜生疼。

这时,舅舅突然大叫一声“该杀的来吧!”

只见他眼睛瞪的充血,两腮的肌肉不停的凸起,双手死死的攥住袋子。就见袋子一鼓一鼓,显然是有东西从洞里钻了进来,还时不时有叫声从袋子内传来。

大概过了有几分钟。伴随着干柴的燃尽,舅舅猛的收起麻袋口,拼了命的轮起麻袋朝地上摔去。嘴里还不停的说“杀了你杀了你!”

接着又用脚死死的踩住麻袋口,让老鬼把铁镐递过来,轮起铁镐又是给了袋子几下。

黑红的血迹透过麻袋染了一大片,随着哀鸣声停止他又补了几镐后停了下来。喘着粗气,弯腰打开了麻袋。

里面有三只比大一些的东西,有一只眼珠都被铁镐刨了出来,凸出在眼眶外,漆黑的眼珠。

老鬼说毛色黑黄又染了血,看得他想吐。他舅舅说是黄皮子,一下杀了三只,看体型应该还不算大。

还真别说,接下来的几天里,舅妈清点自己家的鸡不仅没少,也没偎溃苌说亩济挥小

这天,老鬼又来到舅舅家,只见舅舅蹲在门外,愁眉苦脸,一个劲儿的咗嘴里的烟,得知,舅妈落了病。

白天叫都叫不起,到了晚上,在炕上来回打滚,嘴里说着一些听不懂的话,闭着眼睛,不停的念叨念叨,唾液喷了满脸。

当天老鬼在舅舅家过夜,半夜被舅舅的叫吵声惊醒,从西屋过来,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

只见舅舅站在炕沿边儿,呆若木鸡显然不知如何是好,再看舅妈从炕上坐了起来,把脚抬起来居然放在了自己脖子后面。

眼睛闭得死紧,眼皮下的眼珠子不停的来回转动。

念叨的话一句也听不懂,突然还发出诡异的笑声,猛然使劲的往后仰脖子,别在脖子后面的大腿发出咯咯的骨骼响动,很是慎人。

老鬼和舅舅上去费了好大劲儿才把舅妈按在炕上。身子是老实了,可是嘴里仍就念叨的没完。

就这样,他二人守着一夜。

第二天一早鱼肚白泛起,伴随着几声鸡鸣和狗吠舅妈突然安静的像死了一般,任谁都叫不醒。

趁着她安生,舅舅到村里四处打听询问,一天下来总算有个结果,人说怕是得了癔病,得去找会看癔病的。

隔壁的村有会看癔病的。这样,舅舅托付邻居照看一下睡的毫无生息的舅妈。赶着驴车带着老鬼就赶往了邻村。

来到邻村,找到了会看癔病的先生。

舅舅把舅妈的情况介绍了一番,先生听后道这是被什么东西迷住了,也就是冲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紧接着急忙询问这几天舅舅和舅妈都做了什么。

他就把这几天家里鸡招了黄皮子以及接下来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先生听完大吃一惊,急忙说不好。

原来,老鬼的舅妈是被黄皮子附身了,舅舅一下杀了三只小的,定是老黄皮子来寻仇了。

舅舅偏偏不信邪,还是和先生犟个没完。

先生用手打断了他的谈话,说道:“三只的命,用三天来偿,今天已经是第二天了,要快!”就这样,一行三人急冲冲的坐着驴车赶了回去。

到了村口天已摸黑,这时就听见前面不远处传来叫喊声,是舅家的方向,三人不由分说急忙赶了过去,就见老鬼舅家围了好多人。

进去一看,顿时傻了,在院子里挑起的大灯照射下,只见舅妈站在鸡窝边,双眼瞪的溜圆,确切的说一大半儿的眼球已经从眼眶里凸了出来,嘴里沾满了血和鸡毛,手里恏着一只已经断气的鸡。

看到人越围越多,不仅没有慌反而刺激了她的异常,咯咯咯的笑了起来,拼了命的把手上的鸡放在嘴里用力的咬着吸着。

仔细一看,那只鸡哪还有什么脖子可言,早已经被咀吸的没了影子。

此时放在舅妈嘴子的,是自己的手指,就见手指的皮和筋外翻,隐约见到露了骨头!

见此情景,舅舅啊的一声急忙冲了过去。但怪事儿还没完,膀大腰圆的舅舅到了舅妈身前,还没等有所作为,就被舅妈用另一只手恏住了衣领,就那么一甩!居然被甩了出去!

对!此时的舅舅就像是小鸡子一样被扔了出去!

“人手不够!压住她!上人!快上人!”

看癔病的先生暴吼着,围观的此时被吓傻了,好一会儿才有两个壮小伙子冲了过去。

惊人的一幕又出现了!此时的舅妈不仅力气出奇的大,而且好像根本不知道疼痛!

冲过去的两个小伙子反着架住了她的胳膊却不起任何作用,她就那么一挣!隐约听见骨骼咯咯脱臼的声响!舅妈张着鲜红的嘴咯咯的笑个不停!

这时舅舅也红眼了,拎着棒子暴跳着冲了过来!

老鬼也见势跟着舅舅的身后跟了过去!舅妈挣脱了那两个小伙子的束缚,跳到了柴堆旁,手抓住了柴刀,用那早已脱臼的膀子把刀朝着追过来的舅舅就甩摇了出去!

舅舅慌忙用棒子挡拨开了刀子,躲了过去,而老鬼只觉得脸上一凉,随后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

赶忙用手捂住自己的脸,用老鬼的话说脸上那就是个疼!

嘴里除了腥还是腥!血从他的手指缝冒了出来!躺在地上晕了过去……

后来的事儿他听舅舅说,足足四五个人费了好大力气才把舅妈按倒在地,看癔病的先生召唤他们几个,找舅妈身上的疙瘩,据说被黄皮子附身的人腋下或者小腿窝儿会有鸡蛋般大小的硬疙瘩,找到后一定要用手死死的掐住!这样被附的人就会安静下来。

最终在舅妈的腋下真的找到了,舅舅拼了命的掐住!舅妈人事不省!

而后,事还没完,先生又张罗大家伙儿在屋子四周寻找,他说四周肯定有只大黄皮子在地上躺着!因为只要掐住了被附人身上的疙瘩,黄皮子也就动不了,跑不掉!

果真,在西边的下屋儿(东北的老话意思就是库房)里,见到了它。

由于当时舅舅脱不开身,是听先生告知的,当时的黄皮子足有老狗般大,尾巴粗的不得了,四脚朝天,动不得,吱吱呜呜的叫着。

先生大吼着:“杀了你的崽子,但事儿是因你起!鸡被你杀,人也被你迷,再没完没了,今天就打死你!”

黄皮子好像真的能听懂他的话,身子虽然动不了,但是爪子却灵活,做出了作揖的动作。

先生说那是告饶(妥协)的意思。再后来,先生让人把它扔到了外面,舅舅松开了舅妈,那黄皮子一打滚儿站了起来,一溜烟儿的钻进了山里……

至于舅妈多亏先生,伤未及要害。接了骨,养一阵子也就没有大碍了,以后的日子也就安生了……

“听的咋样啊?!小崽子们!”

老鬼嘿嘿的笑了起来,猛然冲着前面几个听得意犹未尽年岁小的娃子大喊“啊!黄皮子来啦!”

那几个娃子受了惊吓叫喊着一哄而散。

老鬼边嘿嘿笑着边喊着:“回来!喂!回来!假跶!假跶!逗你们那!哪儿有黄鼠狼子那样的!故事是我编跶!”

而我们几个年岁大一点的,却没有跑开,看着他脸上的那道伤疤,我似乎明白了这并不是一个故事……

本故事独家授权【真恐怖】网站发布,更多免费鬼故事,打开浏览器搜索【真恐怖

【乡村】堂哥结婚当晚,我们把城里来的伴娘给……

【喜丧】农村结婚,媳妇儿他妈要三十万彩礼,我爸一气之下杀了她!

网友评论列表

  暂时还没有人评论哦,抢沙发喽~~